“恶臭议员”许智峯跑了,灰溜溜是他的本色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“恶臭议员”许智峯跑了,灰溜溜是他的本色

  过去一星期,前香港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又成了新闻话题,原因是他宣布逃亡海外,并退出香港民主党。坦白说,我并不想过分关注他,因为过去很多年,他每次出现在警方的执法现场,除了刁难、作秀等拙劣手段,并没有什么新花样。和香港警队多次交手,许智峯每次都被“KO”。他的这一波逃跑操作,一点也不高明。因为香港警方已经表态,将全力缉拿他归案。

许智峯在立法会内扔“臭弹”,阻碍审议《国歌条例草案》。
许智峯在立法会内扔“臭弹”,阻碍审议《国歌条例草案》。

  作为一名香港警察,从去年六月至今年八月,很多次在我执勤的现场,都能见到许智峯。今天,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眼中的这名“恶臭议员”。

  大家都知道,过去一年,“反修例风波”引发了香港社会不断的黑暴和冲突。其中,一些“黄媒”和假记者更是唯恐香港不乱。在各种骚乱中,我们常常需要协助防暴警察协调媒体,还要驱赶混入人群故意捣乱的假记者。这是一项难度大、风险高的工作。其中,经常有记者就站在警方推进执法的前方,一不小心就可能发生摩擦和危险。

 修例风波以来,一些自称“记者”的人士在示威现场阻碍警察执法。
修例风波以来,一些自称“记者”的人士在示威现场阻碍警察执法。

  正因如此,往往会有很多“记者”在现场直播时站在我们附近。而“恶臭议员”许智峯,也常常会在我们身边突然出现,刻意挑衅现场的警察,随时预谋引起媒体记者的注意。其实,很多时候我们在现场的工作只是去协助媒体报道或者采访,而不是“处理”这些议员。但因为许智峯的出现往往是冲着现场执法的警员而来,引起媒体围观、阻碍警方工作,于是我们也只有介入处理。

  有些故意“碰瓷”和无赖的许智峯,就像一颗口香糖,你走到哪里,他就要“粘”到哪里。

许智峯现身示威现场作秀,被英籍警官庄定贤怼到哑口无言。
许智峯现身示威现场作秀,被英籍警官庄定贤怼到哑口无言。

  从很多现场的新闻报道可以发现,许智峯其实是有些手段的。他并不是直接出现在现场,而是会派遣他的一名陈姓议员助理作为“先头部队”。这名议员助理会东瞧瞧西看看,最终确认哪里可以吸引到最多媒体的目光。而许智峯通常一见到警队就会主动挑衅,他身上的扬声器不间断以“夺命烦音”去滋扰现场的指挥官。

  去年“反修例风波”初期的一个晩上,许智峯的助理在金钟的一个现场身穿反光背心,气势汹汹地胡乱质疑警察为什么阻碍现场记者采访。我们立即查问他是来自哪一个媒体。而这位助理未曾料到“交锋”如此直接,瞬间无言以对并想离开。在警官继续查问之下,许智峯突然“杀出来”,并声称这个人就是他的议员助理。随后,二人借现场混乱之机灰溜溜逃走。

 许智峯在示威现场搞事,被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高振邦一句“警方封锁线无须交代”KO。
许智峯在示威现场搞事,被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警司高振邦一句“警方封锁线无须交代”KO。

  还有一次是在黄埔花园。当时,警方已经在场设立了封锁线,然而许智峯不断要求现场警员解释凭什么权力设立封锁线?看到他无赖纠缠的样子,警官果断回应:“警方设立封锁线无须向你交代,你即刻走开!”并告知现场警员不可上他的当,要“冷处理”许智峯。结果,许智峯在现场呆望一阵后失望败走。疫情期间,许智峯故技重施在不同现场晃悠,争取媒体曝光的机会。今年7月的一个晚上,许智峯现身元朗街头,却没有戴上口罩。我们又立即向他讲到:“许智峯,你回去先戴好口罩再讲。不好意思,你这就是在播毒!”

疫情期间许智峯不戴口罩,出现在示威现场碰瓷警方。
疫情期间许智峯不戴口罩,出现在示威现场碰瓷警方。

  以上是许智峯与警队“交手”的几次经历。回想起来,每次我们都会智取这名“逃犯”。虽然如今再也不用在现场处理这位“旧对手”了,但相信忠诚勇毅的香港警察,依旧会死死“盯”住他。因为,自己犯错犯法就要由自己承担。逃跑,从来不是一个好办法。

  ——一名守护香港的警察

责任编辑:武晓东 SN241

来源:新浪网